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经济论文 >> 电子商务论文 >> 正文

        农村电子商务助推农村经济研究

        1农村电子商务发展政策扶持力度加大

        从2014年到2018年,每一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中都会出现国家支持农村电商发展的指导,现在农村电商的发展已经与乡村振兴、扶贫工程紧密联系起来。对应的商务部、农业部等相关部门均发布过相关的政策文件,其文件的核心内容都是强调通过发展农村电商来促进农村经济的转型和升级发展(见表1)。

        2河南省农村电子商务发展现状

        截止到2019年2月,河南省共有95个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已形成了县、乡、村三级覆盖的农村电商服务体系。根据阿里研究院公布的2019年淘宝村淘宝镇名单。截至6月底,从2009年的第一批三个淘宝村的发现到2019年的十年内,全国淘宝村的发展无论是数量还是分布广度上都有了质的改变。截止到2019年6月,全国25个省共有4310个淘宝村,1118个淘宝镇,“淘宝村集群”达到95个。2018年,全国淘宝村和淘宝镇网店年销售额超过7000亿元,在全国农村网络零售额中占比接近50%,带动就业机会超过683万个。其中在河南共有75个淘宝村,44个淘宝镇,分列全国第7和第9,覆盖河南省45个县,2800个行政村,仅在郑州就有13个淘宝镇,全国城市排行第20位。京东在河南省开通上线地方馆和扶贫馆30家。苏宁开设的“电商扶贫实训店”共在10个贫困县展开,开设100多家乡级易购直营店,入驻各类农特产品4000多种。

        3农村电商发展模式与经济效应

        3.1农村电商发展模式多样化。随着城市电商市场的日趋饱和,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将目光转向农村市场。这些企业的类型出现多样化的现象,既有地方企业、全国性大企业,也有平台公司或者服务商企业。常见的农村电商平台企业主要有:(1)B2C类:将农产品商品送到消费者手中,如京东、苏宁易购等。(2)C2C类:用户与用户之间的直接沟通,如农村淘宝。(3)社交平台、服务类(C2B、S2B2C):主要依赖手机APP移动端网络,如拼多多、云集等。(4)供应链服务类(B2B2C、B2M):中农网等。2018年在县域农产品网络零售平台中,阿里巴巴旗下的天猫和淘宝市场份额占比最大,分别为45.71%和28.35%,二者市场份额总和约约75%。其后依次为京东(23.77%)、拼多多(1.72%)和苏宁(0.45%)[1]。3.2农村电商经济效应显现。自2014年提出电商扶贫这一工作以来,农村电商已经与扶贫工作结合并被证明是可行之路径。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已达到1016个,其中国家级贫困县737个,覆盖全国贫困县总数的88.6%。2018年全年,前四批756个示范县实现网络零售额6192.4亿元,同比增长43%[2]。2018年,国家级贫困县在阿里平台网络销售额超630亿元,而其中超过100个贫困县网络销售额达到或超过1亿元。据《中国淘宝村研究报告(2018)》显示,全国淘宝村数量达3202个,广泛分布在24个省(市区)330余个县(区、县级市),淘宝村网店年销售额超过2200亿元,带动就业机会数量超过180万个。2019年上半年,全国贫困县网络零售额达659.8亿元,同比增长18%[3]。

        4河南省农村电商新机遇

        4.1发展跨境电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农产品进口需求较大,提供了巨大的国际市场,预示着电子商务将会继续加快覆盖范围。在各大平台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商品持续受到中国消费者欢迎,通过天猫国际购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商品的总销售额保持持续快速增长,2018年同比增长达到120%。通过速卖通平台上,沿线国家消费者创造了57%的订单量和49%的交易额。中国目前与沿线108个国家和地区组织签署了合作协议,为电子商务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4.2推动农货的上行多样化发展。近年来农产品的网络零售实现了飞跃的发展,从2012年的198.6亿元到2017年的2436.6亿元,增长了12倍。其中表现最为抢眼的是生鲜农产品网络零售额,较2012年增长50倍。以拼多多为代表的农货上行创新模式,正在推动农村电商的加速发展。数据显示,2018年该平台农产品及农副产品订单总额达653亿元,较上年增长了233%。其中为贫困县的商户数量超过14万家(经营类目以农产品和农副产品为主),年订单总额达162亿元。根据预测该平台2019年农产品上行规模将超过1200亿元。实现农产品上行的发展模式有很多,包括基于消费者定制的C2B和C2F模式、基于电商从业者直接通过线上平台销售给消费者的B2C模式,以及基于体验式消费的O2O模式等等。无论哪种形式的农货上行模式,都能够实现农户与大市场的低成本对接,从而实现生产者的利润增加、消费者的需求得到提升,为原有的价值链增加了附加价值。社交电商、直播带货、社区团购等新的电商模式都已蓬勃发展起来,作为农村电商的从业者要积极参与各类项目的分工当中,争当农货上行发展的直接推动者。4.3产品品牌化、规范化。实施规划化、品牌化的竞争策略,是电商企业转型升级、摆脱低端竞争的有效途径。电商从业者应从产品生产、品牌原创设计入口,形成固定的目标群体和品牌形象,加强产品和企业的竞争力。组织产品的标准化、规范化生产,提高产品质量、保证产品安全,积极投入到“三品一标”的认证工作。提高产品售前、售中、售后的全面服务工作,树立企业良好的信誉和形象。

        5总结

        电商的发展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多个相关主体的共同参与,才能实现线上与线下的相互促进和协调发展,进而形成协同创新。需要政府首先做好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打造良好的电商环境和产业环境。地方政府应根据中央“一号文件”的指导出台有利于发展农村电商的文件,尤其是贷款方面的政策。只有基础设施、教育、金融支持的全面指导才能留住资金和人才。

        参考文献:

        [1]2019全国县域数字农业农村电子商务发展报告.

        [2]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3]《中国淘宝村研究报告(2018)》.

        [4]汪向东,张才明.互联网时代我国农村减贫扶贫新思路――“沙集模式”的启示[J].信息化建设,2011,(02):6-9.

        [5]陈旭堂,余国新.农村电商助推乡村共同体的形塑与重构――基于浙江省遂昌县的实证分析[J].探索,2019,(05):132-140.

        [6]崔丽丽,王骊静,王井泉.社会创新因素促进“淘宝村”电子商务发展的实证分析――以浙江丽水为例[J].中国农村经济,2014,(12):50-60.

        [7]刘静娴,沈文星.共建共治视角下农村电商发展模式研究[J].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8,(19):100-103.

        [8]阿里研究院.中国淘宝村研宄报告(2009-2019)[R].2019.

        作者:卢宁 单位:郑州财税金融职业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